話說自己雖然是新聞系畢業,但是距離上一次寫專業新聞稿以及任何被他人或公司付費的文章也是超過十幾年以前的事了,實在是稱不上文字人。但今天看到一則登在台灣大報的新聞,寫得實在太不像話,不知道寫出這種新聞稿的人以及報紙主編們在想什麼?以下是文章內容:

 

妻久病求死 夫含淚勒斃

  • 2010-08-07
  • 中國時報
  • 【李翰、呂素麗/高雄報導】

     「得病十一年來,生不如死,至少上萬次要求夫幫忙自殺以求解脫,請不要為難及責難我的丈夫,我有死的權利。」妻久病厭世,六日凌晨留下遺書,被自己丈夫以毛巾勒頸結束生命,丈夫則在髮妻求得解脫後,第一時間向警方自首,被依殺人罪嫌移送法辦。

     這件發生在父親節前夕的人倫悲劇,在法律面,應妻子要求勒死髮妻的閩某,勢必面對的殺人罪的審判;而死者堅稱有死的權利,對向來保守的台灣 民情,將是一大衝擊,尤其是久受疾病 所苦的人,有沒有權利選擇 結束生命,勢必引發討論

     高雄市 三民區鼎中街,昨日凌晨四時許,發生一件人倫悲劇。據警方調查,四十四歲的閩吳秋燕,罹患「齒顎疾病」已十一年(按:據牙醫師表示,應是指顳顎關節炎,病 發時頭痛欲裂,但有藥物可控制),每當齒顎痛起來,即生不如死、無法動彈,必須常年臥床。去年起久病厭世,見孩子也大了,開始要求四十七歲的丈夫閩高賢幫 忙自殺,結束生命、求得解脫。

     閩高賢起初認為妻子只是隨便說說,未放在心裡,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妻子求「死」的頻率越來越高,雖百般安撫疏導,妻子求死意志卻愈堅定,讓他陷入迷惘與衝突。

     不久前,閩妻自行寫下遺書,說明自己求死決心,內容陳述一年多來,已向夫求死上萬次,要求丈夫對她加工自殺,完全出於自願;死後,盼外界不要為難及責難她丈夫,最後閩妻強調:「我有選擇死亡的權利。」

     昨日凌晨四時許,閩高賢終於答應幫妻「加工死亡」要求。妻閉目沈靜,躺在三樓臥室床上,閩高賢緩慢、猶豫,拿起一條毛巾,時空頓時凝結,手中毛巾圈繞過妻子脖子,第一次緊勒,因實在下不了手而鬆脫。

     閩高賢的不忍心,讓這過程中的兩人,更加難熬,妻子堅決長痛不如短痛,讓閩再次鼓起勇氣做了第二次,在緊閉雙眼及掙扎哭泣中,再次將手中 毛巾緊勒。也不知道勒了多久,閩高賢終於鬆手,但遲遲不敢看,直到淚水不再滴流,他睜開眼觸摸妻子冰冷身軀後,才研判妻子應該已解脫到另一個無痛的世界 了

     閩高賢整理情緒後,隨即向轄區鼎金派出所自首,已成年的長子也拿著遺書,在家中等候警方的來到。

     閩高賢經移送高雄地檢署以十萬元交保。檢警後續將深入調查閩妻病歷、遺書等事證。

 

紅色文字是我覺得不該是專業新聞記者寫的東西。

新聞記者,擔任的角色就只是忠實告知事實,沒有個人立場,沒有加油添醋,文章中不該有一絲推論或一句未經查證過的話。這兩位記者先生小姐,似乎案件發生時人就在旁邊,還時空頓時凝結咧!這是小說嗎?新聞稿該是這樣寫的嗎?

台灣的新聞很喜歡報導自殺或這種親情倫理大悲劇,然後自殺率高到破表,商店木炭賣到缺貨還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想不開。不是我媚外,但我到這鳥國家這些年來,還未曾在新聞上看過一則純粹自己想不開而自殺的新聞,為什麼?這邊人都開心的不得了沒人自殺嗎?當然不是。而是新聞從業人員要有一個體認,就是自己寫的東西會影響許多人,自殺不被報導,也就不會渲染,也就不會傳染。更不用說那些如何強暴如何殺人的細節,這些內容,打開台灣任何新聞頻道都能看到,即使是在全家共賞的吃飯時間。

中國時報在我過去的印象中應該與聯合報一樣,是立場算是中立的台灣前兩大報,怎麼現在會出現這種稱不上水準的文章?主編竟然也沒有意見嗎?我過去多麼嚮往能進入這種形象正派的報社啊,難道真是因為吃了太多旺旺仙貝就腦筋不清楚了嗎?﹝這兩報其實也越來越像是對岸用來統戰的工具,有點藍過頭,自由又是一份根本不用相信裡頭內容的爛報。]

難怪不少過去的同學都跑到壹電視或蘋果服務了,看來台灣的新聞真是要往綜藝化發展才有看頭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rlen 的頭像
sharlen

不過就是說說話 - Sharlen's Murmur

shar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