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那本侯文詠的「危險心靈」,想起很多年以前,自己還在穿制服背書包上學時所發生的事。

其實我的求學生涯大致來說是挺開心的,主要是因為當時身邊有一些很好,人也很好笑的朋友,在聯考的年代,在那種一點也不好玩的生活裡,稀釋了許多不想上學的因素。說真的,有一段時間,我每天都期待第二天又能到學校去,就是因為能在學校遇到這些人。

sharl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